山花逢岸2022所有作品

山花逢岸2022所有作品

伤寒者,伤冬月之正寒也。初一服,其人身如痹,半日许,复服之,三服都尽,其人如冒状,勿怪。

明日又不大便,脉反微涩者,里虚也,为阳明病,□语,潮热,脉滑而疾者,是可攻之证脉也。 伤寒一、二日至四、五日而厥者,言伤寒在一、二日之时本发热,至四、五日后而厥者,乃邪传厥阴之候也。

阴邪其脉沉细而微,阳邪其脉沉细而数。今小便不利,或咳或呕,此为阴寒兼有水气之证:故水寒之气,外攻于表,则四肢沉重疼痛;内盛于里,则腹痛自利也;水气停于上焦胸肺,则咳喘而不能卧;停于中焦胃府,则呕而或下利;停于下焦膀胱,则小便不利,而或少腹满。

 火邪迫内,则生烦躁,虽烦躁似带表邪,不宜散以桂枝之辛热,而火逆既经下之,则阴血受伤,较之救逆汤,似当增芍药也。故不从阳明治,而从少阳与小柴胡汤主之也。

寒则呕不能食,风则能食;寒则头痛,风则咽痛,是风寒入胃之辨也。注家见用干姜,谓是寒邪伤胃,不知热邪挟少阴之气填塞胃中,故少佐干姜之辛以散之也。

此谵语、郑声虚实之所以不同也。若五、六日,则少阴之下利、呕逆诸证皆起,此法又未可用矣。

Leave a Reply